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种恨人 > 182、我没有时间跟他耗下去

182、我没有时间跟他耗下去

推荐阅读:坤宁阴司体验官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万古帝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正在直播作死种恨人杨家有女宜室宜家五谷丰登小福妻婢女也秀色

????“薛少将军怕不是认错人了罢?在下从不认识东启国的什么人,”我笃定道,“况且,我年少时候甚是不羁,上墙爬屋、打鸟捕兔,根本没个女孩儿样子,不瞒公主说,我在南国呆了十多年都没有一个公子瞧上我,遑论为了我这样姑娘去拒绝聪慧绝美的公主了。”

????她眼波流转,目放华彩:“秦大人,你们南国有几个叫秦不羡的郡主?”

????“……只有我一个。”

????“那便是了,他亲口说自己的心上人是南国的郡主,名叫秦不羡。”她指尖轻扣了扣茶案,笑道,“秦大人不必这样慌乱,总之是过去多年的事情了,薛秣也早已不在这世上了,本公主也早已放下。”

????我大抵颤了颤,“他过世了?”

????“是啊。”

????“是战死沙场?”

????星冉缓缓摇头,唇角噙了一丝笑,我看不出她的悲喜,只听她嗓音淡淡道:“说来你可能不信,是万俟殊让他死,他不得不死。”

????本首辅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寒噤:瞧着那般纯净的万俟殊,为何会有这种阴狠手段,能把薛秣逼死?

????星冉似是瞧出了我的疑惑,于是捏起茶盏,对着窗外轻轻合上眸子,思绪再次回到当年的东启国。

????……

????星冉出使锦国,未能借到一兵一卒,于是又回到了东启。一来一回,船行七日,重抵东启的时候,同倭寇的战乱已经平息了。

????她站在蔚海城南码头,望着海平线上尚未散去的滚滚浓烟,有些恍惚。回头问身旁的人这是怎么了,没有一个人能回答。

????薛秣没有来接她,来接她的人是万俟殊。他坐在一辆高大华丽的马车上,车毂上贴着雕花金箔,车帘上绣着仙鹤银纹——这是东启皇新赐给他的。

????六岁的孩童撩开车帘打量了码头上的她一眼,那个目光清凉而迷离,萧索而孤寂,像焰火陡盛之后洒下的灰烬,又像曲调骤停之后的人散去。她愣了许久,忽然想到去年这个时候,万俟逸过世,她在马车里遥望他时,看到的也是这样的人儿,也是这样的目光。

????她走过去,马车上的人儿掀开车帘,朝她伸出手。

????她第一次没有把手交给他,提起裙摆自己迈上马车。

????“东启国可还在?”这是星冉坐下之后,问的第一个问题。

????“在。”万俟殊回答。

????“倭贼何在?”

????“死伤约二十万人,其余的逃回倭国了。”

????“东海岸的十万将士死伤如何?”

????“无一伤亡。”

????“薛秣是如何做到的?”她大惊失色,旋即欣喜若狂,“他明明说胜算不大的,可你看他却不费一兵一卒就把祸乱平息了!。”

????万俟殊的目光十分平静,瑶瑶望了一眼海面上的浓烟残舰,没有回答星冉这个问题,只是裹了裹自己的衣袍,轻声道,“公主殿下,你安然无恙地回东启了。”

????“是,姐姐我没用,未能借到一兵一卒。”

????“以后,你的亲事可以自己做主了,”顿了顿,抬头缥缈地看着她,“恭喜。”

????星冉猛地抬头,七天前,她没有听万俟殊的建议,主动领命去锦国借兵,她以为万俟殊会嘲笑她,因为这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可万俟殊没有笑话她,而是恭喜她以后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婚事了。

????可她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她想起薛秣的话:

????“公主,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想当驸马,也不是所有男人都应该喜欢你。纵使你确实聪明,也确实美貌。但你还是有机会不是么,只要你回来,你还可以请陛下赐婚,还可以让我做你的驸马。”

????“小殊弟弟,”她故作轻松地笑了几声,看着他问道,“你觉得姐姐我应该选谁做驸马?”

????入眼处的人儿细密而长的睫毛轻轻地扑簌了一下,却没有立刻回答她。

????“你觉得本公主同薛少将军般配么?”她又问。

????“公主最好不要考虑薛少将军了。”

????她觉得好笑:“为什么,因为他不喜欢本公主?”

????万俟殊又沉默了,面色平淡得不像话,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而事实上,她也知道这件事确实与万俟殊无关,她不该跟一个六岁的孩子讨论这件事、更不能指望着从这六岁的孩子口中得到中肯的建议。

????她终于敛了笑意,靠在马车轻柔的软垫上,自顾自地喟叹道,“嫁给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应该会很辛苦罢,所以本公主……”

????“因为他必须死。”身旁的人儿开口道,声音冷得如深冬的冰窟,每一个字,都好像要引人坠入其中,直至万劫不复。

????星冉蓦地转头,眼睛瞪得硕大,似乎不敢相信这句话出自一个六岁的孩子,于是颤巍巍地确认道:“小殊,你方才说什么?”

????“我说,”他就那样肆无忌惮又毫无保留地看着她,偏偏语气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叫人觉得分外可怕,“薛秣,必须死。”

????星冉大惊失色,赶紧捂住他的嘴,压低了声音吼道:“别说了!这种话再也不要跟别人说!”

????这叫她如何不害怕。整个东启国的将士都唯薛家是从,她父皇当了十五年皇帝了,尚且要时时处处听薛家的建议,遑论万俟殊这样一个父亲已亡、背景全无的六岁孩童。

????冷静了好一阵子,星冉慢慢地把手从他嘴上抬离,“姐姐相信你将来会有这样的本事,但求求你,打消这个念头,你,我,连同我父皇都不能动他们,我们需要他帮我们护佑东启。”

365bet手机客户端 ????可他忽然伸出手握住了星冉的手腕,那力道明明很小,却叫星冉感到千钧重,他道,“公主,没有谁能帮助你护佑东启,除了你自己。陛下清心寡欲,崇尚无为而治,非事到临头不肯决断;两位皇子一位沉溺书法、一位耽于音律,皆无忧患意识,将来大抵不成气候;唯有公主时刻惦记东南海防,热衷军械研制,整个东启国的兵权迟早要落在公主手上,也必须落在公主手上,且越早越好。”

????“所以,”她恍惚开口,几乎要不认识面前这个年幼的人儿了,“这就是薛秣必须死的理由?”

????他松开星冉,面色重归平静,仿佛现今议论的不是一个年轻将士的生与死,而是漠北飘雪,是江南烟雨,是宣纸遇墨,是琴弦惹风,轻飘飘得不着痕迹——

????“是。”

????她认真地问万俟殊:“小殊弟弟,那时候你知道……我心中欢喜着薛秣么?”

????他理了理衣袖,漫不经心道:“与我何干。”

????星冉并不死心:“与你无关的话,你为何要这样做?”

????他好像笑了一笑,可又转瞬即逝:“公主应该知道,万俟家的人活得都不长罢。从两岁开始,父亲便拼了命一般教导我。你可有发现他随身带着的短笛常常更换?那是因为我未能达到他的要求、他打我时经常把短笛打折。他逼着年幼的我背诵东启十五部律法、逼着我去死牢目睹十大酷刑,为的就是让我早日步入朝堂,去承担起万俟家族该有的责任与荣光。”

????几乎在同一时间,星冉想到了那个关于万俟家的传闻:万俟一家世代为相,大多擅用阴诡手段,许是轮回报应,万俟家的男人大都短命。

????她回忆了一下万俟殊的祖父,又回忆了一下他的父亲——好像他们都没有活过二十五岁。

????“我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若死后没有丝毫建树,我改如何去见九泉之下的祖父和父亲。现在,薛秣阻碍到了我,而我没有时间跟他耗下去。”他扬起下颌,望着车顶垂下的流苏,轻声道。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57/7905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